区块资讯

EOS超级节点之战:资本大鳄、巨头、炒房团的“狩猎”大戏

更新时间:2018年05月22日

查看次数:268

网站简介:未填写

详细介绍

文  | 棘轮



4月,币圈江湖并不平静。

超级节点竞选,让EOS价格一路飙涨,并拉动了一潭死水的数字货币市场。

而这场竞选,正在成为一场抢夺猎物的血腥围猎。

资本大鳄、交易所巨头、温州炒房团、矿场土豪,都成为猎人,加入这场狩猎游戏。

贿选、结盟、收买、撕逼,各种戏码都在这个名利场中急剧上演……



01 暗流涌动


EOS,一度被认为是区块链3.0版本,被区块链世界寄予厚望。

2018年3月,EOS灵魂人物BM宣布发起超级节点竞选。

方式就是,以一币一选票的方式(后改为一币30票),选出21个参与区块链记账的“超级节点”。

成为超级节点,会有什么好处?

他们将获得EOS每年增发5%的奖励。

如果按照EOS近半月100元左右的均价计算,一个超级节点每年可获得2.4亿的收益。

2.4亿,这是多大的诱惑?

各方势力嗅利而动,汇聚而来。他们抱着不同的目的,玩着不同的手段,杀入竞选。

4月的温州,比北方更早进入闷热的雨季。

如果不是事后回溯,没有人知道2018年4月的某家温州酒店,聚集了多少身价千亿的商人。

上百名温州商人齐聚于此,他们面对镜头,举起大拇指。他们就在“密谋”EOS超级节点的竞选。

blob.png

他们被外界冠以“温州帮”的名号。

有人说,“温州帮”斥资40亿,加入了EOS超级节点竞选这场大战。

温州帮参与竞选的正式名称,是“EOSWenzhou”——用的就是“温州”的拼音,他们并不怕暴露自己温州帮的身份。

而他们的领头人,就是温州商人章胜茂

温州帮一位大佬陈珂透露,章胜茂是一个极为敏锐的人,他对财富的嗅觉惊人。

“他的投资逻辑特别简单,只要在饭桌上听到哪个币好炒,就炒哪个币。”陈珂称,就是在2017年年末,章胜茂在饭桌上知晓了EOS的存在。

哪里有“炒”这个字,哪里就有温州人。

章胜茂带着温州帮进场了。他们斥资如土,下手快准狠。

“在一个饭局上,一群土豪第一次听说EOS,就当场掏钱,买了2个多亿。”陈珂称,他们说要跟上“币圈速度”。

后面,更大的投机机会来了:超级节点竞选开始。

“我不太懂EOS,也不懂节点是干嘛的,但很多事情,看懂了,就错过了机会。我所有的钱,都是半懂不懂的时候赚的。”陈珂称。

而章胜茂,则迅速发现了EOS超级节点竞选的逻辑——有币就有选票。

以他为核心,一群手握重仓的温州人最终决定,参加竞选。

在各家资本涌入后,EOS的价格开始迅速上涨。

4月初,EOS价格不足6美元;4月末,这个数字变成了22美元,翻了近4倍。

blob.png

而这轮暴涨中,温州帮的贡献不可小觑。

如今温州帮已在二级市场购入了7000万个EOS,按照现在的币价,价值63亿人民币。

温州财团伽马资本创始人诸晓敏估计,如今在温州地区,有20%-30%的人都加入了“区块链浪潮”。

另一位EOS超级节点竞选者,对于温州帮的加入,颇感疑惑:“简直是一群疯子。有这么多钱,为什么要和我们一起竞选?直接炒其他币不是更好吗?”

“谁说温州帮竞选,是为了节点?直接拉高币价,结果不也一样吗?”陈珂笑称。

对于投机者来说,虚虚实实,一切不过是一场狩猎游戏。



02 币圈江湖


可能BM本人,都没有料到,这场竞选最终会如此疯狂。

EOSgo数据显示,目前全球110支竞选团队,有51支来自中国,稳居世界第一。

而坐标位于日本、美国、东南亚等地的众多竞选团队,也被人曝出,与中国脱不开干系。

“超级节点竞选”,这个火药味十足的名词,其实也来自中文媒体的创造。

在EOS的官方文档中,这21个节点的名字,只不过是轻描淡写的“区块生产者”(block producer)。

而超级节点(super node)这一名词,以往更多地出现在反对者对EOS的讽刺中。

他们认为,采用DPoS共识机制的EOS,必将走向中心化的道路,与区块链的理想背道而驰。

也许,“超级节点”这个名词,更适合中国的币圈世界。

李笑来,可能是这场超级节点竞选中,最知名的一位大佬。在诸多节点背后,他的身影,始终若隐若现。

老猫,是中国最早一批参与EOS超级节点竞选的币圈大佬。

但参加超级节点竞选的EOS Laomao,既属于老猫,也属于李笑来。

EOS引力区、OracleChain、ONO……李笑来投资的项目,频频出现在EOS超级节点的竞选名单中。

但李笑来的野心显然不止于此,他创办的硬币资本,也直接参与了这场竞选大战。

在李笑来之外,许多沉寂已久的币圈大佬纷纷重出江湖,在这场竞选大战中复出。

一年前与李笑来并肩大笑、高呼自己找到“财富自由之路”的薛蛮子,毫无意外,不会错过这场盛宴。

5月12日,薛蛮子转发了其投资的超级节点竞选者EOSUnion发布的微博:“EOSUnion 以满分的姿态,进入全球EOS超级节点候选人名单。”

blob.png

龚鸣,币圈人称“暴走恭亲王”。

在进入币圈前,他曾因开设涉黄网站入狱三年半。

这位行事一向低调的币圈大佬,近期也开始频频抛头露面,为旗下交易所CYBEX参加EOS超级节点竞选摇旗呐喊。

blob.png

币圈江湖,在这场大选中,划分出相应的帮派和势力。

他们中的很多人,看起来是并肩作战,而实际上,却在暗中角力。

这个江湖的险恶和波澜,远超我们的想象。

按照修改后的EOS超级节点竞选机制,一个EOS可以投出30张选票。

但这30张票,不能全投给同一个人。

因此手握大量EOS的“大户”,开始相互拉票,结盟大戏上场。

他们会约定好,你投我一张,我也投你一张。

“但很可能我投票了,对方票数多了,对方又不投我了。”某竞选者称,大家都相互猜忌、相互提防,简直就是“无间道”。

他称,大家玩着手段,都想让对方先投,很多人都因此闹翻,“酒桌上说得特别好,翻脸就不认”。

这已演变成一场有意思的“囚徒困境”。

这场大戏变得越发有趣。

老猫最开始对外喊话,永远不结盟。

他公布了自己的竞选策略:除了带宽和人力成本外,收益会分配给投票人。

老猫称,他要将自己的票仓分红,并称之为“公益项目”。

这一举措也被部分国内竞选者效仿。

“这和贿选有什么区别?”很快,国外EOS社区成员就开始声讨,称部分中国竞选者的分红方式,涉嫌贿选。

“你大概看不到利益更集中的地方了,这片江湖,聚集了所有的牛鬼蛇神,你能看到所有的勾心斗角和手段。”陈珂称。


03 巨头入场


就在币圈大佬们四处游走为自己摇旗呐喊时,真正让大家恐惧的机构们,入场了。

4月11日,AntPool蚂蚁矿池宣布竞选。

它的背后,是全球最大的矿机企业之一——比特大陆。

一周后的4月19日,OKCoin旗下投资机构Blockchain Capital宣布,加入EOS超级节点竞选。

5天后的4月24日,OKCoin的老对头——火币,以旗下火币矿池身份,宣布加入EOS超级节点竞选。

矿机、交易所,这些被视作币圈、链圈古典巨头的机构,在这场大战中姗姗来迟。但它们的入场,却让几乎所有竞争者都心生畏惧

而交易所系节点参选,在EOS社区内饱受争议。

很多投资者的EOS币,都存在交易所里,一旦投票开始,交易所完全可以代为投票。

中间的猫腻和暗箱操作,外人都不得而知。

但讽刺的是,交易所却最有可能,成为最终的赢家。

“巨头的入场,会让EOS超级节点竞选,成为一场旷日持久的军备竞赛。”中国台湾地区的EOS超级节点竞选者、CIGEOS负责人马尊龙感叹。

在EOS团队的最初规划中,运行好一个节点的门槛并不算高。

按照马尊龙的估算,满足这一需求的服务器,一年的硬件成本在60万元上下。

这并不是一个难以达到的资金门槛。然而,随着后期EOS的发展,对硬件的要求会持续增加。

而财大气粗的巨头,可以拿出更多的钱,直接一步到位,组建出顶级豪华的节点。

最终,这就变成了一场设备的军备竞赛。

很多巨头已将这场竞选,当成“秀肌肉”的舞台,它们迫不及待地脱下衣服,展现油光铮亮的肱二头肌。

当年美国和前苏联的军备竞赛,举全国之力,多是为了“面子”和所谓的“霸主地位”。

对于OKCoin和火币来说,意义同样如此。

一位火币内部人士透露,火币内部对于是否参选EOS超级节点,一直摇摆不定。

“火币内测了EOS每秒的处理交易数量,并不像宣传中那么高,所以很犹豫。”该人士称,但OKCoin的突然参选,让火币很快下定决心,紧急跟上。

EOS官方在3月末宣布,修改竞选规则,将节点奖励由每年增发的5%降低至1%。

也就是说,每年可能分到的钱,从2.4亿变到可能不到5千万。

“仅仅是这一改动,就洗走了很多竞选者。”业内人士称。

诱饵少了,江湖能平静下来吗?


这场竞争大戏,将人在利益面前的欲念,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有些人质疑,沦为军备竞赛和贿选结盟的区块链,还是大家追求的、“去中心化”的伊甸园吗?

这个充满利益和欲念的区块链世界,是否已背离初心,甚至走向了其对立面?

本文为【一本区块链】原创稿件



用户评论